成都商報記者 蔣超 攝影記者 王紅強
  核心
  提示
  收養大女兒
  “第一次將她抱入懷裡,並迎進我們在中國溫馨的家時,心中充滿了喜悅。”在談到收養大女兒時,約翰夫婦很是感慨。
  收養二女兒
  “幾乎是天天數著過日子。”在收養二女兒期間,正處我國“非典”流行,夫婦倆在北京的家裡待了整整6周,不能外出,只能苦苦等待接受收養的通知。
  2002年6月,成都市民丁書偉在營門口發現一名被棄女嬰。隨後,這個孩子被送到成都市兒童福利院,取名馬婉茹。第二年,來自荷蘭的約翰夫婦收養了小婉茹。如今,孩子已經12歲。
  在得知身世後,小婉茹十分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。為此,約翰夫婦輾轉找到成都的朋友,希望能夠了卻孩子的心愿。“同時,我們也想告訴他們,孩子現在又健康又漂亮,請他們不用擔心。”約翰夫婦說。
  游歷中國6年
  “非典”期間收養二女兒
  約翰夫婦來自荷蘭,結婚前,夫妻倆曾許下願望:自己生養兩個孩子,再領養兩個孩子。但婚後數年,夫妻倆依然沒有自己的孩子。約翰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在婚後第十年,兩人都想起了結婚時的心愿。
  為此,夫妻倆用6年的時間游歷了中國內地及香港地區。2001年年初,兩人開始通過中國相關政府機構辦理申請領養手續。約翰回憶,這期間有諸多嚴格的程序和考核,以及兩人的健康狀況和實際撫養能力。
  十個月後,約翰夫婦迎來了大女兒。大女兒是一名被棄女嬰,來自重慶涪陵,被收養時,還不到一歲。新成員的加入,讓原本冷清的家庭,迅速熱鬧起來。養母海爾德回憶,“第一次將她抱入懷裡,並迎進我們在中國溫馨的家時,心中充滿了喜悅。”
  一年後,夫妻倆被允許領養第二個孩子,這又是一次漫長的等待。海爾德說,這期間,除了照顧好大女兒,每天做得最多的事,就是想象未來第二個孩子的模樣。
  2003年年初,夫妻倆接到了申辦機構寄來的信件,裡面有小女兒的照片。小女兒叫馬婉茹,來自成都,剛剛一歲。看到孩子照片第一眼,海爾德滿心歡喜,“孩子長得真漂亮。”
  在領養二女兒的過程中,“非典”正流行,在整整6周的時間里,約翰夫婦只能待在北京的家中,不允許外出。回想這六周,海爾德覺得無比漫長,“幾乎是天天數著過日子。”終於,在2003年4月,夫妻倆順利在成都見到了小婉茹。在北京生活了兩年多,大女兒四歲半、小女兒三歲半,一家四口便回到了荷蘭,並開始接受當地教育。
  孩子長大
  想為她們找到親生父母
  “媽媽,我是從你肚子里出來的嗎?”海爾德回憶稱,兩個孩子還在很小的時候就常問她。對此,夫妻倆總是坦誠告訴她們親生父母在中國,並時常稱他們為“你的中國爸爸,你的中國媽媽”。
  近兩年來,兩個女兒請求約翰夫婦,希望能回中國,看看她們出生的地方。對此,夫妻倆認為,滿足女兒心愿並找到親生父母,這對孩子很有幫助。
  但是,約翰夫婦只知道兩個女兒分別來自重慶和成都,對其親生父母情況完全不知。今年年初,約翰夫婦委托在成都的朋友王女士幫忙尋找。
  尋親小孩
  經初步瞭解後,王女士對兩個孩子的情況也做了一些瞭解,但這些情況還不足以找到孩子的親生父母。為此,她希望通過媒體,看能否找到更明確的一些信息。
  □大女兒:
  大女兒2001年2月9日出生,於2001年2月16日被遺棄在重慶市涪陵區北斗路28號門口,併在同日由涪陵區第一社會福利院撫養,取名福德根。
  在入院體檢中,孩子一切身體指標均正常,故推斷並非因疑難病癥原因被棄。
  □二女兒:
  2002年6月27日,成都市民丁書偉在營門口立交橋南側路邊發現一名被棄女嬰,後孩子被轉送至成都市兒童福利院,取名馬婉茹。因孩子身上沒有能夠表明身份的紙條等,故推斷其出生時間為2002年4月22日。
  王女士稱,希望能夠聯繫到丁書偉,看能否回憶起當天發現被棄女嬰的更多細節,以便尋找其親生父母。和姐姐一樣,小婉茹也不是因疑難病癥原因被棄。
  專家觀點
  坦誠告訴孩子
  對成長或更有利
  針對領養孩子的身世是隱瞞還是公開,中國教育學會學術委員、四川省教育專家紀大海認為,領養行為本身,既是讓自身家庭更加圓滿,也是在為社會盡一份義務,這是一種公善行為。針對身世是隱瞞還是公開,部分養父母認為,如果隱瞞領養孩子的身世,就不會讓領養孩子產生“異類”的感覺,從而保護其身心健康成長。
  紀大海提醒,對孩子身世長期隱瞞,並不能徹底消除隱藏的“炸彈”,“如果有一天這段身世突然被孩子獲知,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,可能打擊更大,而且會讓他產生強烈的被拋棄的感覺”。
  因此,紀大海稱,約翰夫婦坦誠告訴孩子身世,這種做法確實有可肯定之處。  (原標題:跨國尋親 女兒回成都找媽媽)
創作者介紹

梁詠琪

yqtfubw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